A Pelhamite 貝崙客

關於部落格
紀錄生活,想法,及其他種種
貝崙位於帝國首都北郊,離中城15哩
  • 25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為何我不再愛妳

我不喜歡被人, 不管是政府媒體或'親友鄰居', 指指點點的來做這做那, 要不是什麼事不行做, 就是什麼餐廳你不能吃(或者應該去吃,不然就落伍了). 偏偏台灣是一個喜歡以自己主觀的價值判斷去規範別人的社會. 在那種氛圍下, 才會有某貓空商家連一碗牛肉麵漲價的自由都沒有, 或是官員去打個小白球 也不行(有時還要故意穿的很聳的中山裝或短袖夏威夷衫來表示親民); 另外,總統的兒子在紐約求學期間住個中高價位的apartment, 或吃個好餐廳也要忍受鄉民的指指點點. 誰開個怎樣的車, 提怎樣的包包, 用什麼保養品, 某夫人項鍊手環太大沒品味, 某要人太太喪禮的排場, 某小開婚禮在哪家飯店舉行, 穿哪家婚紗, 開了什麼樣的酒... 當媒體用欽羨(或是鄙夷)的口氣來報導這些新聞時, 它同時也在教導民眾如何穿, 到哪裡吃, 開什麼車叫做 in, 做什麼事叫做"聳". 另外台灣人也喜歡"一窩峰". 在飲食上, 一下子大家瘋蛋塔, 一下子是紅酒, 幾個月後又變某種健康食物, 或生機飲食. 每次一瘋什麼, 就有民眾排隊, 走後門的新聞. 就有政治人物或明星出來煞有其事的以專家(紅酒專家?)自居. 在style方面, 一下台客, 一下hip-hop, 一下北歐極簡主義, 下一個流行又變成日本的禪(zen)味. 流行多樣化是好的, 更不是不能變, 只是我並沒有看到品味建立於在地的特性上(身材,氣候等等). 在"沒有品味"的米國, 你可以從一個人的衣著判定他的職業及家鄉 --- 東北部, 西岸, 佛羅里達, 中部山區的人都各自有各自適合自己品味的穿著. 對沖基金經理人, 投資銀行家,媒體人,廣告人和科技圈人的穿著就是不一樣, 而且通常頗適合她們的日常作息及需要. 在政治上, 台灣人也不看看自己的經濟屬性而跟著先進國家的左派喊"反全球化", 大學生迷戀革命家兼劊子手---"切•格瓦拉",穿他的肖像T-shirt, 外交部環保署又想花納稅人的錢請高爾來講全球暖化, 也有人把樂生療養院搬遷問題無線上綱, 又把白米炸彈客當英雄. 執政黨一下子高舉自由大旗反中共, 一下子又說"民進黨與共產黨沒有什麼仇恨". 在野黨主張全面三通的政策更完全違背他們的廣大軍公教支持者的經濟利益. 政治上有不同意見很正常, 但是沒有一個有一致 (consistent)連貫思想與政策的政黨或政治人物的國家就十分可悲了. 還有, 台灣人對什麼東西都想要量化(可能因她們不知道她們要的是什麼). 我常被"同胞"問到: 你的房子幾坪, 車子牌子什麼, 馬力多大(幾CC?), 你唸什麼大學, 研究所排名呢, 賺多少錢, 職位是什麼, 等等... 房子幾坪代表房子的好壞嗎? 車子的馬力跟牌子與車子適不適合我的需求有任何關聯嗎? 我研究所排名跟我的成就有關嗎? 我賺越多錢就一定越快樂嗎? 那些是怎麼樣的問題呢? 一個真正關心我生活的人爲什麼還會那樣問呢? 還是大家已經習慣把自己的快樂完全建築在別人的羨慕眼光上, 而忽略了自己, 作為一個有判斷力的, 自由個體的真正需求? 另外, 像是"百億/千億商機"那種可笑沒營養的話題, 沒有人權觀念的"外勞搶劫/殺人"標題, 超低品質的媒體, 低級當有趣的電影譯名, 有人要以加重文言文來加強學生寫作能力... 等等,都反映了社會集體扭曲的價值,或多或少都讓我無法當個驕傲的台灣人. 這是不是因為我們的立國根基"三民主義"是由一個幫派成員東拼西湊寫成的? 還是因為台灣人/華人沒有一個深遠,入世的宗教哲學傳統? 還是有其他根本的原因, 我不知道; 我也不想花一輩子來找出這個答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