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elhamite 貝崙客

關於部落格
紀錄生活,想法,及其他種種
貝崙位於帝國首都北郊,離中城15哩
  • 257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波士頓歡度國慶 Day I

我對人文薈萃風景美麗的波士頓,就像紐約,有一種矛盾的情感. 他既是哈佛菁英居住的地方, 也是藍領移民的家鄉. 他既是美國獨立小政府反課稅爭自由的重鎮, 也是自以為是大政府愛指導人的左派大本營. 不管如何, 波士頓至今仍是我認為國慶最有節慶氣氛的地方. 就像是八月初新港(Newport)的民謠/爵士慶典, 或是冬天Quebec的雪祭嘉年華, 或是春天華盛頓特區的櫻花祭… it’s “the place to be” for 4th of July. Firework over Boston Firework over Boston我們8點半從紐約出發, 一來避過交通, 二來可以趕在中午前到達劍橋(Cambridge)吃午餐. 約1個半小時後我們開經康州首府, 號稱保險之都的哈特福(Hartford) 原本打算到 Bushnell Park 一遊, 由於兩個雙胞胎在睡覺, 加上天空飄著小雨而作罷. 一般人到哈特福都會去參觀馬克吐溫的博物館, 由於我並不是一個reader, 那念頭從來沒閃過我的腦袋. 在12點左右我們來到了劍橋, 一個跟波士頓市隔著查理士河的大學城. 哈佛廣場就像是一個fancy的戶外購物中心, 他有俗閣大碗的餐廳, 體貼行人的人行道動線設計, 以及上至總統王儲,下至販夫走卒都要”到此一遊”的哈佛校園. In Harvard yard Little Engineer 惠跟我的in-law當然不能讓Darren跟Gabe輸在起跑點, 她們拼了命墊腳尖也要讓twins摸摸哈佛先生的左腳鞋跟. 希望以後我跟惠能有藉口三天兩頭造訪這個漂亮的”beantown”. 礙於時間, 原本計畫的查理士河遊河就留待下次了. Robbing John Harvard's Shoe 我們在check-in之後來到了波士頓後灣(back bay)的新敗類(Newbury)街. 波士頓的後灣, 從 Copley Place Mall, Prudential Center, 到Boylston,到新敗類街,各式商店餐廳連成一氣. 從中午到深夜, 人來人往, “what recession?” On Newbury Street Taking a break! Taking a break between shoppings After a full day, they were really tired. Twins in the stroller 當天晚上11點半, 在小孩睡著後, 我跟惠來到了”颱風”,一家泛亞洲餐廳, 吃消夜. 我們點了軟殼蟹, toro, yellow tail, 龍蝦miso湯, 以及調酒. It was OK; will go back when we are too lazy to walk far to find a better Asian restaurant. Dinner at Typhoon 當夜,國慶日夜,煙火聲, 火光, 人影晃動, 我們彷彿來到了一個奇幻都市. Newbury Light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